南京今天下了场大暴雨

傅老师前两天在南京,我和胖子很是开心。希望傅老师可以好好的照顾自己。

胖子生病了,失声了。我们俩在家打了两天的哑语。突然发现,默契度十分之高。常常是他做个手势,我便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。我跟胖子说,等他好了,我们要继续这种哑语生活。他打着手势,意思是要我俩角色对换。嘿嘿,小胖子哪有这么容易的事,你不知道你失声时,正是我可以言语“凌辱”你的时候吗?

我们俩真是老了,又或许是真的成熟了。我们不在为一些琐碎的小事而动干戈。我们学会了沟通,学会了交谈。以前觉得和人谈话很容易,张开嘴,抖动两瓣嘴皮子就成,其实不然。真正的沟通,是要用心去倾听对方,适时地闭嘴。不论事情进展到哪一步,不要先火气上来了,伤害人的话脱口而出。我自诩为很宅很静的人,以前有事总放在心里。总想着他能看到我心里的想法,做我所想。这也是女人的通病。希望男人能在女人开口前通晓女人的心思。

以前的我们,我会在他开口以前,做好所有我们关系中我应做的部分(其实胖子不常开口)。然后期待他会以同样的方式对待我,要是他做不到了,我会生气,会怀疑。即使有能做到的这一点的男人,可是这么精明,这么心细的男人,真正摆到女人面前时,女人又会担心在爱情的斗智斗勇里,会败下阵来。两头尖刃,难!

现在的我们,我一样会在他开口以前,做好所有我应做的部分,甚至是理应男人承担的部分,我一样愉快的承担下来。哪怕胖子做的不好,做错了,至少他尝试了。我妈说的挺好“男人,是要慢慢调教的”。以前不开口的胖子,现在常常开口。我现在常说他不要脸,他也不要脸的回答“什么脸,我没有啊”,可爱的让我心神荡漾。

胖子一直催我搞去美签证。每每听到这个,我一个头就变两个大。CR1是移民签,我不要移民,那就搞非移民的K3签。问题是要先提交CR1申请,然后才能提交K3申请。当局受理了以后,我可以按照K3申请的流程走,但是CR1的申请仍然存在。费时,费力,费钱,费神,而且我还被绕的很糊涂。总有人问我和胖子,你们俩在一起这么久了,那你还去过美国啦。NIANG的,LAOZI就没去过美国怎么了,要不你们也来搞个去美签证试试。实在不行,就让胖子买个大行李箱,把我塞里面带过去算了。

我妈月初在这住了几天。我觉得我崩溃了,我受伤了。按照咱们中国人的标准,我是很孝顺的。好在咱很幸运,没有传统的中国婆婆同住。但是为什么和亲妈住了才几天,我还是一样义无反顾的疯了呢。可能我妈年纪大了,她会一直在人耳边叨叨。我曾开玩笑的和我妈说“妈,咱俩来赌一下,看你能不能十分钟内不讲话”。在坚持了3分钟,看到人大街上跑两小鸡以后,我妈终于是没忍住。我是个无神论者,可是跟我妈在一起时,常会希望神能赐我一能随时关闭我耳朵的功能。

胖子前一阵,情绪特别的拧巴。好不容易被我给扳了回来。所以我打算找个时间去厦门玩。顺便吃点海鲜。不会游泳的我,总是特爱吃水里的东西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